You must enable JavaScript to view this site.
This site uses cookies. By continuing to browse the site you are agreeing to our use of cookies. Review our legal notice and privacy policy for more details.
Close
Homepage > Regions / Countries > Africa > West Africa > Côte d'Ivoire > Côte d’Ivoire: Defusing Tensions

科特迪瓦:缓解紧张局势

Africa Report N°193 26 Nov 2012

执行摘要

动荡的安全形势和日益加剧的政治紧张局势正在威胁科特迪瓦的复苏。在过去的几个月里,除了西部地区的暴乱,科特迪瓦还经受了一系列致命的袭击,遭到袭击的目标包括一个警察局,一个重要的军事基地,一些军队驻点和一个发电站。尽管这些事件并未对科特迪瓦的稳定构成直接威胁,但却揭示出对于一些组织来说,战争还没有结束。其它一些迹象也令人担忧:安全部门的改革一直以来都很缓慢,政治对话陷入僵局,执政联盟看起来孱弱不堪,暴力言论又重新抬头,已经策划好的一些政变阴谋被发现,以及各方明显缺乏促进民族和解的政治意愿。鉴于这种状况,总统阿拉萨内·瓦塔拉和他的新政府不该仅依赖于经济复苏和收紧安保措施来巩固和平。国际社会也不该把注意力从科特迪瓦的稳定上转移到其他方面,因为科特迪瓦的邻国马里已经陷入了深刻而持久的危机。

科特迪瓦大选后爆发的冲突造成了3000人死亡,这场冲突仅仅是长达十年之久的政治和军事危机的尾声。自冲突结束后已经过去了18个月时间,没有人期待国家能完全回复正常。科特迪瓦必须应付诸多挑战,这些挑战是战后国家普遍面临的。其中一个挑战是安全机构仍在努力恢复元气,尽管已经取得了一些进展,科特迪瓦的安全力量仍然不稳定,并分裂为两派:一派是巴博时代的国防和安全部队(Forces de défense et de sécurité,FDS)的前成员,另一派是新生力量武装部队(Forces armées des forces nouvelles, FAFN)的前叛军。对于他们各自所期待的与科特迪瓦共和国部队(Forces républicaines de Côte d’Ivoire,FRCI)的整合,这两方所持的态度以及整合的方式都成为了和解的障碍。此外,前FAFN仍然是主力部队,而警察和宪兵则继续担任不那么重要的角色。

一个更深层次的安全问题是传统的猎人。他们被称为Dozo,人数超过18,000人,被部署在全国各地,曾起到了保护国家的作用。目前Dozo还在继续参与安保,但是他们既不具备合法性也不具备相应的能力。这支为政府服务的军队力量同时也是民兵力量并不受人们的欢迎,尤其是前总统洛朗·巴博的支持者很不待见这支力量。巴博现在被拘禁在荷兰海牙的国际刑事法院(ICC),并且很快他的妻子西蒙娜·巴博可能也会受到ICC的拘留,因为ICC在11月22日对她发出了逮捕令。安全机构的这种配置加剧了紧张形势,尤其是在社区土地问题凸显的西部地区。此外,将成千上万曾卷入冲突的青少年重新融入到平民生活当中的进程很缓慢,增加了这些青少年的挫折感,也鼓励他们把保留武器作为了维系其经济生存的一种保障,由此引发了更多的安全问题。

政府和反对派之间的对话是和解的重要组成部分。现在对话陷于僵局之中,双方仅仅发表了一些意向性的声明。前总统巴博领导的政党——科特迪瓦人民阵线(Front populaire ivoirien,FPI)选择了保持孤立,它退出了选举进程,并提出了不现实的条件来作为重返政治进程的前提。FPI的温和派一直没能与流亡的强硬派保持距离,这些强硬派希望重获军事权力。2012年6月、9月和10月,一系列的政变阴谋被发现,它们都是由逃亡加纳的前总统巴博时代的部长们以及巴博的家庭成员和亲信们一手策划。这些事件使得政治对话陷入瘫痪,和解进程前景暗淡。这些阴谋也让另一个政治阵营的强硬派——包括总统领导的政党“共和人士联盟”(Rassemblement des républicains,RDR)的成员以及前叛军“新生力量”(FN)的成员——确信有必要加强军事上的胜利以及继续压制包括温和派在内的旧体系的所有代表。

随着这场政治动荡的发生,由党派控制的媒体重新开始发表一些带有憎恨色彩的、危险的言辞。在这种两极分化的环境下,政府做出的决定逐渐偏离了当初的竞选承诺——实行善治、摒弃过往,而这些承诺是瓦塔拉获得2010年11月总统选举胜利的关键。

司法系统由于其偏颇的立场,也加剧了紧张局势:一些FRCI成员或者在大选后的冲突中犯下了罪行,或者在自冲突结束到目前为止的这段时间内犯下了罪行,但没有一个成员被起诉。支持巴博的媒体遭到任意逮捕,逮捕任务多由有权有势的领土监视局(Direction de la surveillance du territoire,DST)和宪兵来执行。

在行政部门和国有企业中,对于一些职位的任命只是基于地区标准或政治标准做出的。这些任命打着“调整政策”——一种逆向歧视的形式——的旗号,却与改善政府治理的承诺相矛盾。对话、真相与和解委员会(Dialogue, Truth and Reconciliation Commission,CDVR)仍然尽力想要开始开展工作。要建立地区级的委员会已被证明是很困难的。更令人担忧的是,根据媒体的广泛报道,该委员会似乎并没有得到去年组建它的政治势力的支持。政府也还是没有为其提供必要的财政资源,而委员会主席夏尔·科南·班尼(Charles Konan Banny)个性化的管理风格仍然饱受尖锐批评。

在此情形下,执政联盟已经显现出脆弱性,并最终决定在11月14日解散政府。该决定暴露出了RDR与其主要盟友——科特迪瓦民主党(Parti démocratique de Côte d’Ivoire,PDCI)——之间的裂痕。11月21日,PDCI资深成员丹尼尔·卡布兰·敦坎(Daniel Kablan Duncan)被任命为总理,取代了同样来自民主党的让诺·阿胡苏-夸迪奥(Jeannot Ahoussou-Kouadio)。这项任命应该可以中止联盟内的危机,确保新政府内部更为团结,与上届政府相比新政府几乎没有什么人员上的变动。卡布兰·敦坎曾在1994至1999年担任总理,被重新任命为总理之前担任外长一职。敦坎在党内颇受尊敬,是瓦塔拉总统的私人朋友,与总统一样是一名经济学家。现任政府把促进强劲的经济增长以减少失业和贫困这一点明确地放在了优先考虑的位置,这点受到了民众的欢迎,但却并不能成为一种替代品,取代致力于民族和解的政治姿态。

看起来,政治阶层还没有从选举后的危机中学到重要的教训,因此他们目前所持的看法依然在重蹈覆辙——过去正是这类看法导致了科特迪瓦濒临险境。当务之急是总统瓦塔拉、新政府和执政的整个政治阶层要抗拒滥用权力的诱惑,权力的滥用已经使许多科特迪瓦人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同时,对于非洲的组织以及更广泛的国际社会而言,是时候公开而坚决地谴责现任科特迪瓦政权的错误了。

建议

为了提高国家和人民的安全,建议:

科特迪瓦政府:

1.  鼓励和提出更多的倡议来推动FDS和FAFN前成员之间的和平共处,包括培训、公用事业方面的工作或者联合演习。

2.  加快重新部署警察和宪兵,并为他们提供充足的预算来购置主要用于运输、通信和改善工作条件的装备,以及执行任务所需的武器。

3.  组织一个邀请Dozo主要领导人参加的全国性会议,会议的目的是定义Dozo在社会和安全架构中的角色,明确他们能持有的武器的类型;开始对“伪Dozo”进行确认,解除他们的武装并使他们重新融入到平民生活中。

4.  “解除武装、复原和重返社会管理局”(Autorité pour le dés¬armement, la démobilisation et la réinsertion,ADDR)承担了确认前战斗人员并使他们重新融入社会的任务,要公开对ADDR的这项任务确定一个最后期限;鼓励ADDR对可用的经济机会进行确认,并将这些机会提供给数量相当的同时数量也是实事求是的前战斗人员。

加纳和多哥政府:

5.  在本国的法律框架内,执行科特迪瓦发出的对流亡的前领导人或与巴博政权有密切联系人士的逮捕令。

国际合作伙伴,特别是法国、美国和欧盟:

6.  要求科特迪瓦当局基于当前问题为安全部门的改革确定一些短期目标,并为着实现这些目标的目的而对改革提供直接援助。

为了加强对话并使政治生活正常化,建议:

科特迪瓦政府和执政联盟的领导人:

7.  让FPI和其它那些在国民议会中没有席位的政党参与到总统五年任期内最重要的一些辩论中来,尤其是关于机构改革和农村土地改革的辩论。

8.  在2013年的区域和地方选举之前,修改独立选举委员会(Electoral Independent Commission,CEI)的结构和功能,以便在等待通过更广泛的宪法改革来全面改革选举制度的同时,确保不同的政治势力具有更均衡的代表性

科特迪瓦人民阵线(Front patriotique ivoirien,FPI)的领导人和与前巴博政权关系密切的人士:

9.  对意图颠覆政府和造成不安全形势的所有活动明确予以谴责;同与巴博政权有联系的所有人——平民和军事人员——撇清关系,这些人目前正在流亡当中并酝酿要实施军事报复;接受政府的建议,参与政治对话。 

为了促进正义与和解,建议:

科特迪瓦总统:

10.  号召那些有民选代表的政党的领导人聚集起来,公开并联合请求科特迪瓦人民的宽恕,宽恕自1999年12月政变以来人民所遭受的苦难。

司法部长

11.  阐明那些被拘留在科特迪瓦的与巴博有联系的人士的司法情况,包括巴博的儿子米歇尔·巴博(Michel Gbagbo)和前FPI主席帕斯卡尔·阿菲·恩盖桑(Pascal Affi N’Guessan);释放那些并无充分拘留理由的旧政权成员和与巴博有联系的人士。

12.  通过公正的司法程序对国家调查委员会(National Inquiry Commission)去年8月发表的一个报告中的结论迅速跟进。该报告的内容涉及在大选后爆发的危机期间,即2011年5月15日至10月31日期间,科特迪瓦发生的侵犯人权和违反国际人道主义法的事件。

对话、真相与和解委员会主席:

13.  在公民社会的支持下,迅速建立CDVR的地方委员会,但是,不要把同时建立36个委员会作为开展工作的前提。这些委员会的建立应该是逐步的,首先应该在优先区域(如西部的迪埃奎)建立地方委员会。

联合国秘书长及其在科特迪瓦的特别代表:

14.  支援联合国科特迪瓦行动(UN Operation in Côte d’Ivoire,ONUCI)的人权部门,使其能够改善针对违法越境进行的后续工作,并提高其充分应对的能力。

区域和国际合作伙伴:

15.  定期对侵犯人权的行为进行公开的、更强烈的谴责,提醒总统瓦塔拉和政府遵守承诺,实现司法公正和全国和解。

国际刑事法院的检察官:

16.  根据2011年10月ICC法官做出的裁决继续进行调查,包括对那些可能属​​于ICC管辖范围的犯罪行为以及被指控在2002年到2010年之间犯下的罪行进行调查。 

达喀尔⁄布鲁塞尔,2012年11月26日

 
This page in:
English
Français
中文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