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must enable JavaScript to view this site.
This site uses cookies. By continuing to browse the site you are agreeing to our use of cookies. Review our legal notice and privacy policy for more details.
Close
Homepage > Regions / Countries > Asia > South East Asia > Thailand > A Coup Ordained? Thailand’s Prospects for Stability

注定的政变?泰国实现稳定的前景

Asia Report N°263 3 Dec 2014

执行摘要

5月22日,泰国军方在数月的政治动荡之后攫取政权,这在泰国历史上已经是第12次。但这并不只是历史的重演。过去十年间,泰国从选举到抗议到政府倒台(不论是通过法院判决还是军方哗变)这个固定戏码越演愈烈,揭示出不断加深的社会分裂和精英间的对立,也凸显对合法权力这一概念的不同解读。此外,泰国即将发生皇室继位加剧了情势的危急,而这是法律禁止公开讨论的话题。如果政权的这些机能故障不得到修理,动荡将可能加剧。军方拿出的对策似乎是架空民选产生的领导人,支持非民选产生的机制。鉴于选民近年来影响力上升,军方的这种做法只可能制造更多冲突,而非巩固国家的凝聚力。对军方来说,现在既不能悔棋,也不能无限期地实行独裁统治。军政权的历史功过以及泰国的稳定都有赖于军方是否能够开辟一条新路,既能尊重多数主义政治,又能让所有泰国人觉得自己的呼声得到了倾听。到目前为止,这条新路还没有找到。

这次军方政变发生在又一场权力斗争的背景下,斗争的一方是前总理他信的支持者,另一方是他信的反对派,代表传统体制和城市中产阶级。他信的妹妹英拉在2011年当选总理,但她所在的为泰党很不明智地企图通过一项大赦法,使从2008年就开始自我流亡的他信可以返回泰国,这引发了大规模的反政府抗议活动。抗议者们看准了时机,以“议会独裁”、民粹主义失控和腐败指控为由,要求政府下台。英拉组织了普选,但遭到主要反对派的抵制,被迫中断,并被宪法法院定为无效。五月,该法院又以行政违法为由判英拉下台。就在英拉的临时政府苟延残喘但拒不下台时,军队宣布戒严令,夺取了政权。

英拉的下台和军队的政变同之前的几轮动荡类似。同他信有关的政党从2001年以来在历次普选几乎都受到来自固有体制的顽固抵制,但每次都赢得了选举,然而除了他信的第一任政府外,没有一届政府得以做足任期。他信个人虽然显示出了独裁主义倾向,但是他的政党在泰国每次回到民选制时都赢得选举。在这种情况下,英拉政府的下台让很多人,不论是支持者还是反对者,都觉得几乎不可避免。然而这次,军方在政府中更加积极的角色、政治分歧的加剧以及即将到来的皇室继位都使紧张局势更加紧张,可能难以扭转。

巴育将军领导的泰国军方上次出手涉政是在2006年,这次政变同上次时隔不久,此外,军方还参与了2010年以暴力手段平息街头抗议。这一轮政变后,军方似乎决心要从自己过去的错误中吸取教训。因此,泰国执政的全国维持和平秩序委员会下大力镇压了异议人士,而关于在2015年10月举行选举的话现在也被更模糊的承诺所取代,由此看来,该委员会不会迅速交出权力。此外,泰国临时宪法给该委员会绝对权力,包括可以赦免其成员过去和未来的所作所为,而且没有给予民选代表任何民主参政的角色或办法,吸取以前打压他信及其代理人影响力的努力遭失败的教训,临时宪法对下部宪法的界定显示,民选机构的权力将会受到严格限制。

现在还远不能说选民们一定会默默接受这种被削弱的地位。他们越来越习惯于选举他们的政府,但同时,因地域差异、某种程度上的阶级差异及准意识形态差异而造成的选民间的对立和分裂愈演愈烈。这些错综复杂根本性的挑战来自曼谷及其周边地区的关系和长期的收入差距。另外,一些人认为民选至高无上,另一些人则认为多数派政治不过是披着民主外衣的暴政,在两派的激烈交锋下,对领导人来说走教条主义的捷径比治国安邦来得更容易。

在数月政治动荡之后,泰国经济萧条。虽然军方声称自己反对平民主义,但除了大规模政府开支以外束手无策。在马来穆斯林占人口多数的泰国南部各省,持续了十年的分裂主义叛乱仍在继续。全国维持和平秩序委员会坚称会争取同武装分子领导人进行对话,但却拒绝支持这一地区实行任何形式的特殊行政管理,这使人质疑双方的谈判基础从何而来。

全国维持和平秩序委员会中止公民自由,对媒体进行管制,并剥夺民选官员的权力,如果这种局面不改变,其声称的建立民主之目标似乎没有实现的可能。泰国最需要的是通过全国范围内的对话就未来的政治方向达成共识,形成对民主这一概念的共同认识,并通过赋予行政和立法部门完整权力及保护所有公民的利益来确保多数主义受到尊重。

如想建立一个更能反映民意和更具生存能力的政府,最好的办法是建立更强大的代议和问责制度。否则,个人和团体就将被迫回到半透明的雇主-代理人式关系上以保障自身利益。独立机构必须公正,司法独立必须得到支持。泰国需要考虑进一步的权力分散是否能缓解地区差异带来的矛盾,并降低控制中央政府的重要性。 在国家权力对民选权力负责之前,稳定和民主都无从实现。在某种程度上,这要求民选官员遵守对权力限制,以确保透明性,并保护政治少数派的权利;另一大挑战是腐败,解决这一问题则需要在民主框架内采取的协调一致的措施。

同1991年和2006年的政变类似,2014年的政变并未立即引发暴力反弹。许多人欢迎军队介入以恢复秩序、消除腐败和“推动国家前进”。但是,上两次政变最终都以军队和抗议者的血腥对峙而结束。从目前日益高压的氛围来看,过去的经历或许会被证明是序曲。

布鲁塞尔/曼谷,2014年12月3日

 
This page in:
English
ไทย
中文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