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must enable JavaScript to view this site.
This site uses cookies. By continuing to browse the site you are agreeing to our use of cookies. Review our legal notice and privacy policy for more details.
Close
Homepage > Regions / Countries > Asia > South East Asia > Timor-Leste > Timor-Leste: Reconciliation and Return from Indonesia

东帝汶:和解与难民回国

Asia Briefing N°122 18 Apr 2011

概况

1999年东帝汶独立公投之后上千名前东帝汶难民逃离边境,这些难民问题目前尚未解决,这对于东帝汶的长期稳定依旧是个挑战。许多难民从未融入过所在的西帝汶社区,并且由于新东帝汶具有相对稳定的经济和政治环境,回到东帝汶的难民逐渐增多。难民回国应受到两国鼓励,因为这是促进边界两边社区和解的好机会。鼓励难民回国将暴露围绕1999年公决发生的暴力事件免受惩罚的成本,并突出东帝汶政府未能真正实施其两个真相委员会,即真相与和解委员会(CAVR)以及真相与友谊委员会提出的实际建议。东帝汶的领导者可能仍认定某种形式的大赦是解决难民问题的最佳方式,但国家已承受不起对解决方案进行广泛讨论的继续拖延了。

25万人在1999年公决后逃离东帝汶省,许多人在印尼安全部队和民兵的迫使下流离失所。上千名难民仍滞留在西帝汶,他们中的一些人由于经济原因而待在那里,而其他很多人则是迫于家庭成员和社区领导者的压力。后者依旧很难融入所在社区,拒绝离开老难民营,并对官方援助的终止感到沮丧。东帝汶的政治稳定和政府给与的获得土地的承诺使得回国的前景更具吸引力。但是一些因素,诸如错误的信息,对于离开印尼缺乏明确的法律依据,以及担心不能获得财产和基本的政治权利,都阻碍着他们回国。

几百名前民兵和前支持统一派领袖中的一小部分人已经将难民回国问题政治化。他们寻求不会因反对人权罪名而受到指控的保证,并且想获得由于印尼从东帝汶撤出而成为“政治受害者”的身份。虽然前民兵对于东帝汶来说不再具有任何安全威胁,因为他们没有武装,并且也私下承认独立已是不可逆转的事实。但是难民回国的前景可能会给东帝汶带来政治动荡,特别是在这些人不受到指控的情况下。即使东帝汶政治领袖一直强调“大门永远敞开”,警方和社区领导者也承认需要保证归国难民的安全,但有迹象表明要维护前统一派支持者的基本权利存在困难。

与印尼共同设立一个正式流程将是把难民回国的本质非政治化的最好方式,同时也可以减小前民兵和赞成自治的领导人仍然拥有的政治影响力。即使是在东帝汶两个真相委员会提出的实际建议一直未能实施的情况下,这也将有助于长期和解的努力。这将需要重新努力在社区层面取得和解,以及对难民回国进行有力监控,以保证卷入过低级别暴力或其逃亡可能招致怀疑的人可以重新融入社会。此外,也需要就如何处理起诉和未完成的调查出台明确的政策。

对于目前的司法与和解僵局,不应只由东帝汶政府一方承担责任。印尼一直通过拒绝与东帝汶法庭合作,来阻挠对于其军事人物及生活在西帝汶的前东帝汶民兵给予法律制裁。联合国在其仍具有影响力的时候也未能帮助确保司法公正。而承担这些代价的却是东帝汶。通过议会,东帝汶政府必须制定政策,研究如何在常设起诉书的基础上进行下一步。国际法庭仍然不可指望,脆弱的国内法庭则是进行未来起诉唯一的可能场所。任何重新推动大赦的努力将会推进得很快;主要政党正在讨论的一个方案就是“选择性大赦”。如果不是基于明确的法律标准,这可能是现有最坏的选择,因为它将不只去掉了对许多罪行给予法律制裁的可能性,也将使整个过程进一步政治化。如果决定不进行起诉,则仍存在导致对犯罪嫌疑人进行暴力报复的风险。更为肯定的是,将使建立法律规则及保障人权的努力更加复杂化。

对于司法与和解的政治共识一直难以达成,但却是迫切需要的。东帝汶议会和政府应采取以下步骤:

  • 与印尼政府签订谅解备忘录,明确在东帝汶出生的人自愿归国的正式程序。
  • 出台支持自愿归国的官方政策,包括向归国人员提供有限援助,在一定时期内给予食品援助和调解支持,并且加强福利监控以及详细制定他们回国后的权利。
  • 在议会中对真相与和解委员会的报告和赔偿受害者的法律草案进行辩论,并且有计划的创立接替真相与和解委员会的机构,其任务应包括支持社区和解进程;
  • 重新努力与印尼一起实施真相与友谊委员会的建议;

公开承诺在国内法院根据现有起诉书提起诉讼。

帝力/布鲁塞尔, 2011年4月18日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