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must enable JavaScript to view this site.
This site uses cookies. By continuing to browse the site you are agreeing to our use of cookies. Review our legal notice and privacy policy for more details.
Close
Homepage > Regions / Countries > Middle East & North Africa > Iraq, Iran & the Gulf > Yemen > Yemen’s Southern Question: Avoiding a Breakdown

也门的南部问题:避免崩盘

Middle East Report N°145 25 Sep 2013

执行摘要和建议

也门正处在一个关键的十字路口。原定于9月18日闭幕,为期6个月的全国对话会议(National Dialogue Conference, NDC)本应完成宪法的起草和公投,并举行新的选举 。但时间表发生了改变,虽然没有确定一个结束的时间,很多国际和国内参与者都敦促各方要严格遵守商定的最后期限,结束NDC的协商,并完成转型进程的各项任务,这种态度是可以理解的。然而,尽管取得了一些进展,关于国家未来的政体,各方还未达成具有广泛基础的、可操作的统一意见,在关于南部地位的问题上也是如此。更糟糕的是,目前进行的对话不太可能使各方达成这样的统一意见,即使在短期之内延长对话也不可能实现。急于宣告胜利并清点转型各项任务的完成情况,有可能意味着在缺乏必要的合理性或统一意见的前提下强行得出一个结论。更好的办法是:同意有限地延后一段时间举行全民公投,落实改进后的转型安排,保证下一轮磋商不仅要配合信心建设的措施,而且要让更多、更具代表性的南部代表参与进来。

采取哪种政体已经变成也门最复杂和最具有争议的政治问题,这是任何一部新宪法和持久的政治解决方案的关键部分 。各个党派已经提出了广泛的建议:从现有的单一制,到多州联邦制,再到两州联邦制(一个是北部州,另一个是南部州)。即使是这么广泛的选择都没能涵盖南部提出的立即独立的要求——这个要求已经变成一个越来越具吸引力的战斗口号。

的确,也门的政体问题不可避免地会同所谓的南部问题联系在一起,南部问题是对南部地区在政治、经济和社会方面提出的诉求的简称,1990年之前南也门就已经是一个独立国家。“南部运动”(Hirrak)是由多个机构和活动家组成的松散联盟,它呼吁实现南部的独立,或者至少先实现两州联邦制,然后就南部的未来举行全民公投。分裂主义情绪高涨,且随着转型进程的推进似乎愈演愈烈。

NDC在一定程度上取得了进展。它协助开展了一场虽迟来但有益的公共辩论,讨论关于南部问题的根源,同时它也开始考虑可能会出现的一些结果。但是NDC也存在着严重的局限性。在萨那进行的讨论远离分裂情绪日益高涨的南部人民。NDC内部关于解决方案的讨论只在协商的最后两个月里才匆忙进行,且没有关于细节的讨论。虽然看起来各方正在达成共识要选择联邦制政体,但是一些关键问题仍未得到解决:如何定义行政界线,如何重新分配政治权力,以及如何分享资源。即便是要达成一个总体的协议都很难,需要拉近Hiraak代表和单一制坚定支持者之间的巨大分歧:前者要求在两州联邦制的框架下进行历时3年的转型,以便重新建立南也门,之后就南部的未来地位进行一个尚不明确的全民公投;后者则强烈反对这一建议。

要使最终的协议获得公众的支持更加具有挑战性。Hiraak代表团声称协商各方对他们有偏见,因而中止参与协商近3周的时间;即便是这个代表团本身也没有反映Hiraak中更广泛、更好战的情绪。只有一小部分Hiraak成员——大多与总统阿卜杜勒-拉布·曼苏尔·哈迪关系密切——同意加入NDC,大部分成员认为协商不合法,决定不参加协商。

南部地区必然会对NDC进程缺乏信心,然而,缺乏真正可以提高南部安全和经济状况的措施更加重了这种情况。尽管政府作出了承诺,但是情况几乎没有改善,因而进一步降低了南部人员参与协商的意愿,也为那些认为独立是唯一出路的南部人员提供了素材。

随着达成协议的时间的临近,各方看来都很坚守自己的立场。参加NDC的Hiraak代表团要求另一方作出大量妥协,表示不接受任何不包含两州联邦制和/或对南部的未来地位进行全民公投的承诺的条件;前执政党全国人民大会(General People's Congress,GPC)的领导人和主要的伊斯兰党派Islah的领导人断然拒绝了上述两个条件,坚持要实行多州联邦制。两方都把赌注押在了政治影响力的较量上:前者相信,以他们更多的兵力可以强迫北部妥协;后者则把宝押在哈迪总统身上,认为他想要监督一个成功的转型进程,这会促使他强迫其Hiraak盟友作出让步。双方的想法都不正确,中间地带仍然很渺茫。

然后是那些局外人。多数Hiraak成员寄希望于谈判失败,因为双方无法达成真正的妥协,或者即使达成妥协也无法真正得以实施。他们发誓,不管NDC作出什么样的决定,他们都要使示威活动升级,并进行民众抗议运动,直至获得独立。宪法公投会为他们的对抗行动提供一个聚焦点,对公投的抵制行动并很有可能引发暴力事件。这种后果可能会进一步削弱转型的合法性。

如果也门希望创造一个更稳定的未来,就迫切需要在国家政体这个基本问题上达成一致性意见。这点毋庸置疑。但这并不意味着要在缺乏基本信任、合法性和共识的情况下匆忙达成一个最终的解决方案。这是目前这个脆弱的政体、分崩离析的国家和四分五裂的政治阶层所无法应对的。这可能会进一步破坏协商进程,助长南部地区更好战的观点,导致危险的边缘政策和流血事件。相反,达成具有广泛基础的协议才应该是要实现的目标,要在改善安全和经济状况的前提下继续进行更兼收并蓄的协商,才有可能达成这样的协议。

建议

对参与NDC的各方,也门政府和转型进程的国际支持者(包括联合国特派专员,美国,英国、海合会、欧盟及其成员国):

1.  以下列条件来定义NDC的成功:在一些问题上达成一致性意见,其他一些问题(主要是国家政体问题)则尚待解决,为通行的原则留出可能性,继续进行讨论。

2.  同意延展后的转型安排,如:

a)  在有限时间内延后进行宪法公投和随后的选举;

b)  采取措施建立南部地区的信心(包括:尤其是要,解决关于就业和土地问题的不满情绪,改善安全形势,以及下放更多的财政和行政权力给当地政府),设定清楚的实施时间表、机制、资金来源和监督机构;

c)  成立一个技术官僚型政府,直至选举;

d)  继续讨论国家政体的总体事项或——如果各方同意这些总体原则的话——具体细节;

e)  让更多的南部活动家无条件参与协商,尤其是国内和国外的Hiraak领导人。

对海湾合作委员会成员国:

3.  同联合国一道,发挥更积极的促进作用,以及有可能的话发挥调停作用,让协商能继续进行下去。

对Hiraak:

4.  那些目前没有加入NDC的成员要无条件参与任何扩大的协商,提出就独立进行讨论。

5.  继续努力建立一个连贯的领导结构,特别要注意提拔年青一代的领导人。

6.  避免使用任何把南部同北部对立起来的煽动性言论。

对全国人民大会和伊斯兰改革集团:

7.  支持无条件扩大关于国家政体问题的协商,让更多Hiraak活动家参与进来。

8.  公开强调单一制和联邦制的积极面,而不是原则性地反对分裂或强调分裂的负面结果。

萨那/布鲁塞尔,2013年9月25日

 
This page in:
English
العربية
中文

More Information